我再次访问试验室

2017-01-20 10:13

人类通过进化,大脑已经有了自己高度定制的处理通例。“固然桌子上放的钢笔我素来没见过,但我晓得本人能轻松把它拿起来。”Goldberg 说道。“在拿取钢笔的进程中,大脑重拾此前相似的休会,并将处置方式回传给双手。”当初,Goldberg 正与自己的学生教机器人学习这个小诀窍。为此他们专门搭建了一个名为 Dexterity Network(迅速网络)的网络数据库,这里存了约一万个 3D 虚拟物品,将来数据库寄存虚构物品的范围可能还会逐渐扩大至百万级。

为此,Dex-Net 数据库专门开发了一个算法,对数据库中的每个虚拟物体,都会尝试通过 1000 种不同的方法抓取 1000 次。三个月后,我再次访问试验室,在这里我见到了 Goldberg 的自得门生 Jeff Mahler,他现在负责经营数据库,而且已经实现了产业机器人 YuMi 与数据库的衔接。“工业机器人善于做反复工作,但在环境一直变换的情形下,机器人须要不断适应自己感触到的新环境,这是个宏大的挑衅。”Goldberg 说道。

去年 9 月份我参观 Goldberg 的实验室时,他在我眼前摆了很多奇形怪状的 3D 打印模型。Goldberg 让我试着拿起其中一个,但我发明这些货色基本不能够握住的把手,于是第一次某个模型从我手中滑落了。Goldberg 称这种外形为敌对形状,他以为假如自家数据库能搞定这些形状的物体,机器手敏捷度就能比人手还棒。